Ab ovo | 始創站

「 只做喜歡的事 」
- EvyCeon / 珠寶愛好者.

沒有意義


年輕人不被理解本是常態,

又是何苦自怨自艾呢?


直到成年後

那些一直被放養的孩子

會因為媽媽的突然關心感到莫名驚慌

會因為爸爸的思想步調不一致而憂傷

慢慢地父母的嘮叨變成了一些無形中束縛自己的枷鎖

可能這是每一個二十代人的煩惱


那你又在煩惱什麼呢?


當某一天因為一些爭執而爆發的時候

一些從小就建立的矛盾會進入一個死循環

大概會傷透雙方


即使是家人眼中的乖寶寶

到了吵架這天會被發現隱藏很深的不懂事露出了陣腳

彼此建立的人設就一秒鐘崩塌

你不再願意當那個一味聽話的小孩

他也不再是手把手餵你吃飯的家長

你在關起門的同時逐漸長大

他們在磨平了棱角...

一個人可以有多少個斜槓呢?


比如文化屆的民工?

比如藝術屆的差生?

比如珠寶屆的小透明?

比如行業裡的醬油小妹?


又或許是垃圾堆中的潛力股呢?


但是大概這些就是我的斜槓吧

我是斜槓青年

蟲子

其實自拍應該什麼樣子呢?


年少的時候喜歡拿DC對著鏡子自拍

長大後卻發現自己不懂得該怎樣拍才好看了


拍第一張,不行

再第二張,不滿意

那就拍一堆,再從裡面挑吧


但是最後發現

只有最開始那兩張才勉強發得出手

算了,還是不發了


這就是有了對比的好處以及感觸嗎?


ummm

可能這就是大人叭。


現在是比較不矯情的中年人

兩年前的我很喜歡就一些青春疼痛文學展開深刻的交流

也關注過一些略微矯情的公眾號

(當然,是現在看來)


說來可笑,

有沒有一種說法是商業文案和疼痛文學是對立的呢?


我是商業文案裡比較不擅長“說故事”的那類人

從小寫的作文清一色是議論文

偶爾也不是沒寫過一兩篇敘事文

但無一不是低分飄過的結果


不擅長說故事的這類人

是不是都比較容易忘事或者不善用誇張手法呢?

反正我是。


普通人會注意到的一些點這類人往往會略過

將其他奇怪的點視為關鍵

在數量很多的人群裡尋找你自己以為為數不多的同類

盡可能把悲傷全數吸收

將所有失落爛在肚子裡


於是一個曾經矯...

我的二零一八

如果說大樹的生長週期是一年一個年輪

那我的週期是多長呢?


很喜歡的歌手林宥嘉唱過一首

【愛情是圓的】


    ——


“  有一些夢邊走邊做行不行

      轉幾個彎再找到它行不行  


   —— 這是我一直很喜歡的歌詞


這是他的第一張個人專輯裡面的非主打

有人認為他的主打歌太悲情就不去聽Yoga


我想說挺好的

這就是人和人之間的不一樣吧

彼此的經歷相異

你是這...

狀態

靜 不 下 來


是的,過去幾個星期嘗試了創作小說,不幸地發現,怎麼都寫不出想要的內容。


大概是這一年間過得太安逸,導致了生活上產生的惰性,只好拿出畫筆準備速寫,奈何自己太過浮躁,導致直線都畫不直,不糾結了,打開交響樂,試圖讓自己安靜一點。


一安靜下來,就是放空。


想把之前旅遊存著的照片從記憶卡里拿出來,卻怎麼也找不到,能怎麼辦了,只能發幾下牢騷,又開始陷入一場自責當中。


拿出手機更新了一下朋友圈狀態,朋友安慰說該找到的還是會出來,便死死地氣去泡一壺檸檬綠茶,懟上幾杯應該能消消火吧。



OKAY


廢話到此為止,還是做點不用動腦子的事情比較適...


很久沒失眠了
聽張懸聽魏如萱聽林憶蓮都靜不下來

希望聽完最後這五分鐘的歌
可以沈澱下來

聖誕再見

既然可以選擇不填

那就填上吧


八月一日,距離上一次寫抒情的文字似乎過了很久。

沒有夾雜許多多餘的情緒跟感覺

沒有太多的憂傷或者發洩不完的憤怒

靜靜地審視這過去一個月所發生的事件


mess

迷失在失樂園裏應該是前面23年以來發生過最糟糕的事情吧。

不 完美




- 拍的景象再多,沒有我在裏面

- 那就不完美了。


- 拍的照片再多,沒有你們陪伴

- 那就不完整了。


然而 我永遠也不可能是個完美的人。

很拼了 嗎?

- 沒有吧 

- 大概

女人

總是這樣


盡力扯開笑容假裝無所謂

說了反話還以爲自己牛逼


自尊看得比天重

愚蠢的人類

第三人稱

——“他/她/它”。


一般的說,

很多用第三人稱去敘述的故事,

很難令人設身處境又或是感同身受。


然而第三人稱這種客觀敘事的稱謂對於文藝範疇的人,

似乎倒是十分湊用。


不如舉例來說,

電影,對話,小説,劇本?


可能是一首四五分鐘的台詞,

可能是一段四五行的小篇章,

無疑是用旁觀者的身份角度來描述主角的生活

以彰顯主人公周圍壓抑的氣氛 渲染出充滿壓力可憐而又無奈的故事情節

等...


只是每當看到這種影片的拍攝手法總會憂鬱幾天,

這樣的坏境塑造比起“第一 二人稱”的作用,

也就更放大了。

畢竟,旁觀的人總是更清晰地運用思維。...

N for u.

打破

好像

被什麼綁住了手腳

溺水一般無法呼吸

選擇掙扎依然逃離不掉

尽管嘗試接受不一樣的自己

以為會劃破手 摔破皮

驀然發現自己置身于泥濘里

動彈不得

越想打破這個困局,直到呼吸都中斷


我叫他

Halo 夢魘


無法打破 無法逃離 無法克服

除非

夢裡的你死去  在現實中醒來


鏽釘專業戶

在按下快門以前不調好參數,
好比提筆忘字那麼平常。 
——似乎並不好笑 

文字終於在懶惰裡堆砌不了,
不知不覺在生活中丟掉曾經驕傲的語言體系, 
隨著結構丟失悄然瓦解,
崩塌

大概忘掉怎麼做自己就猶如商人
忘記開店的初衷一樣
輕易

在水裡做發聲練習會窒息,
技能不練習就發霉,
人類不聯繫而隔閡,
霉掉的友誼,
生鏽的感情,
來不及結果開花就枯萎凋謝,
來不及經過催化劑再產生化學反應就揮發。

不知所措地一口干掉
一人一杯 Rusty Nail
繼續過著自我漫無目的生鏽日子,
關鍵詞是 頹廢。


按習慣去做事

       好壞摻半



你瞞我

我瞞你



小橋。

黑,白,紅。

21年,廣州。

My MotherLand ,My Hometown.

Life is normal,You gonna define it.

因為生活枯燥你才要找東西調侃。


概括不了

走走停停

路上的景色最宜人。

既然總有會變成阿姨的一天,

那麼別急,時間都會給你,

謝謝你的不懂事成全了以後的你。


海和天,連接的是憂鬱的藍色

一路顛簸的山路,

不斷奔馳的車速,

試圖去適應高原反應的人

本來想大聲說出來的話,最後還是吞下了

逆著風,才有勇氣感受光的照射

我不想變成一個複雜的大人




我只是一個小屁孩

我很任性,我想做自己喜歡的事

我 才不想長大

只要能讓我縮回去我的小宇宙就很好


無聊的時候打打遊戲畫下畫,

思緒來的時候打打文章拍拍照,

下午的時候坐在露臺發呆曬太阳,

明明想的東西那麼簡單,

“我才不想變成一個複雜的大人”


ACtor


裝,傷心難過的時候裝作愉快

興趣不大的時候扮演在意


在好多人前陪笑,獨處便選擇安靜,

以為那就能沉澱住時間,而這之後呢?


是裝作好多事情都上心?

可是心裏面有多少東西是認真裝載的

靈魂早就丟失到遠遠的


是裝飾地耳目一新去一個沒去過的地方玩耍?

以為就能愉快地在下一個轉彎預見對的人不是嗎

把希望裝進心裡,對生活有所期待

事與願違,得到林林總總的失望


裝作 , 假裝〖  Pretend ;   Feign ;   Make Believe  〗 

裝,就是假裝到...

耍文藝


有時候會想,所謂文藝是個什麽概念


一個人哼著音樂 一個人跳著小舞 一個人吃著便當 

一個人做著一些很多很多和別人在一起所不能夠完成的事

那么是不是就算是文藝?


有時候會想,所謂的小清新是否就是文藝。


無目的地拿起相機擺弄著并拍下一些景色

忽然一個人無止境地望著窗外發呆

聽到感觸的歌曲會紅了眼眶

這樣的清新就是文藝吧?


很多很多...

空泛地耍文藝 盡情地玩清新

其實不過是給空虛的靈魂一個救贖。


因為你是一個人,一個人可以,一個人卻又不可以。


© Ab ovo | 始創站 | Powered by LOFTER